雁栖南

是个爬墙的好天气。

4.14联文-02

……我居然拖了两个月(目瞪口呆

爱我别看,真的,我都没有勇气看第二遍

前篇走:2.11联文-01

没脸见人,我匿了


 

“啊,春前辈!早上好,医疗器材的采购还顺利吗?”

出差归来的宠物店老板弥生春推开了自家店门,正整理着几份清单的葵对他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纸张,绕出前台接过了春手里的便利袋。

“早上好,葵。下半年的器材都预定好了,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定时送来……店里最近怎么样?我不在的这几天没出什么事情吧……”春笑着和葵打过招呼,一边走着一边换下了外套,随意整理了几下便放进了前台后面的储物柜里,葵则把袋子里的便当盒取出来。

“和平常一样……啊咧?今天怎么是四份?驱还没来,另一份是……”

“嗯,听驱说最近我不在的时候,似乎有个警员的小哥会经常过来帮忙的样子,就擅自多准备了一份。”“是说新吗,确实昨天也说好了今天也会过来……麻烦春前辈了。”

春笑笑,走到猫窝那边轻轻地碰了下某个悬挂在外的铃铛,却没想到是旁边窝里的猫先探出头来。

嗯,是一只春没见过的猫。

葵整理好清单,连忙赶过来和春解释,“这只就是之前始先生带过来的流浪猫,名字是‘海’,说是上司最近查这些查的严,过一段时间再领回单位。”“这样……不过警局竟然还有人能管始……?”春和这只大猫互相看了一会儿,继而注意到海脖子上睡歪了的小领结,忍俊不禁地伸手去摸了摸,“都歪成这个样子了,别乱动啊,我给你重新弄一下……”说着解开了海脖子后面的小扣,海也把脖子伸过去,一副很舒服的模样。

嘛,毕竟是宠物店老板,在怎么获得猫猫的青睐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解下来打量了一会儿,调整好位置,这才把领结给海戴回去,还不忘补一句,“这样果然帅气多了。”海仰着头喵了一声,绕着春的手走了一圈,瞧见方才响过的铃铛,眨了下眼,绕开春的手小心翼翼地钻进了隔壁那个光看就知道很高级的窝里。

 

“……那个,葵?这只猫已经可以随便进出隼的窝了吗?!”

“我只是出差了三天而已?!”

 

 

春的这间宠物店因为附近的街区也没有个像样的宠物医院,再加上本人也持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考取了的相关的医疗资格证,时间长了,也就成了半个宠物店半个宠物医院一般的存在,周围好几个小区的宠物爱好者有空没空都会过来转转,和店老板的春聊聊,逗逗小动物,买点必需品什么的。

但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往进店的人大多都是过来买东西蹭猫撸的,一个月却是义务诊疗更多,比如那边猫爬架上面躺着晒太阳的名贵白猫隼,上周刚来复诊过的小鸟泪,和刚被收养不久的另一只猫阳,哦对,还有那只新来的海,听葵说刚来的时候还看得出一部分痊愈不久的伤痕。

……这样集中的动物受伤可并不常见,春还特意向顾客们打听了各个小区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搬来,或者受伤的动物,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看来不是出现了虐待动物的人呢……

对着前台的电脑发了会儿呆,叮咚的一声唤回了春的神志,他往屏幕一角一瞥,是邮件,环顾了店面一周,葵和新正一起逗着猫猫狗狗,驱在后面收拾打扫,这才点开邮件,看完不多的几行字,想起海脖子上被他解下来过的领结,回忆了一会儿,便敲起了键盘回复邮件。

猫爬架顶端趴着的隼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了前台,春没来得及反应,便见这只白猫灵活轻巧地跃到了自己手边,盯着屏幕望了望,又转过来看春,眨眨眼睛,低头舔了舔爪子。

“喵~”了一声。

春几乎产生了这只猫看得懂人类语言的错觉,但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轻轻地摸了摸隼背上的毛,抬眼一瞧,海也窜了上来,这只大猫冲葵那边扭扭头,对着隼“喵”了几声,隼的尾巴晃了晃,下一刻两只猫便结伴去了葵和新那边。

春往那边一看,原来是新买了新口味的小鱼干。无奈地笑了笑,春站起身,从旁边取出四份便当,去到后面准备用微波炉热一热。

 

但他果然还是很想问这三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隼都肯从猫爬架上下来了还是在始不在的时候?!

 

 

“始不觉得奇怪吗?隼一直以来都不太爱和,嗯,始以外的人亲近,店里的其他动物打闹也不见他参与,突然之间就和一只初来乍到的猫关系好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

哈x达斯店里,春正和始讲着宠物店里的新闻。始喝的是咖啡,碟子旁边配了几块曲奇,春则是红茶加冰激凌。

“那只猫,我记得是叫‘海’,之前我去的时候都不知道见他叼着老鼠在那儿兜圈子多少次了……”“居然一次都没让我撞见,这只猫还真有灵性,虽说我见到野猫也会停下来逗逗,但如果出现在店门口的话还是要小心一点,店里经常有受伤的动物,万一有病菌就糟糕了。”

始看看春,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咖啡,“说不定他是看准了你不在的时候过来呢?”

春不由地笑起来,“那不可能,要真的是始说的那样的话,我都快怀疑这只猫是不是成精了。”

对视一眼,始没说话,春舀了一点冰激凌吃下,想起最近一段时间频繁的动物受伤事件,觉得还是和眼前的人说一下比较好。

始听完春的一番话,吃完碟子里最后一块曲奇,垂眸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口。

“你说的情况是集中在这个月初吗?”

春回想了一下,点点头,“差不多都是在月初……嗯,应该说,比较严重的都在月初,月中到现在的动物受伤就没那么重了,更像是跌打伤。”

“……那些伤的比较重的动物现在都在哪里?”

“海和隼在我店里,泪被附近小区的郁收养了……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葵提起过之前和海一起的似乎还有一只野猫,不过那只野猫我倒是一次都没见到过,具体的情况可能还要去问问葵……”

“始,是和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的案子有关吗?”

春毫无预兆的发问让始有一瞬的呆愣,但也只是一瞬而已,他搅了搅咖啡,“春。”

被叫了名字的春只好苦笑,“知道了,我不问那么多,行了吧。”

“始也真是,每次都不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几个月前在警局的问话我可没忘哦。”

“……”

没有得到回应,春也不恼,只是独自吃完了最后的冰激凌。

“需要帮忙的话,打电话会比邮件快哦,始。”

“始拜托的事情我会做好的,所以不用担心,始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始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新已经在里面了,似乎是不小心碰翻了始一直反扣在桌上的相框,刚蹲下身捡起来,见到始进门赶紧道歉,低头拿袖子正准备擦擦的时候,却发现相框里照片上的两个人他都认识。

都是意气风发的青年模样,一身的崭新警服,眉眼间都是对未来的踌躇满志,左边的人比现在眉目柔和一点,而右边的人似乎还是一副温和的模样。

是始队长,和他今天刚见到的那位宠物店的春老板。

“那个……始队长?这张照片……?”

始微微蹙眉,走过去拿过了相框,按着老样子反扣在了桌上,沉默了两秒,又拿起来无言地看着。

“这家伙是我的搭档。”

那眼神里有着新看不明白的情绪在里面,似乎是怀念,又似乎是懊悔,好像还混杂了一些更加晦涩难懂的东西,令人疑惑不解。

“……那些人迟早会注意到这家店的,新你的任务不变,保护好重要证人,知道了吗?”

然而那眼神并没有持续很久,相框再一次被反扣,接收到队长对视的新立刻立正敬礼。

“是的!队长!保证完成任务!”

 

 

TBC.

下一棒 @清凌さん 

我去找个地洞,拜拜

评论(14)
热度(96)

© 雁栖南 | Powered by LOFTER